百岁基辛格发声,再谈中美关系-凯时尊龙

探索

百岁基辛格发声,再谈中美关系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焦点   来源:娱乐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  5月26日,中国驻美国大使谢锋在康涅狄格州肯特郡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表达了中方对基辛格博士百岁寿辰的祝贺。双方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5月27日是基辛格100岁生日

  5月26日,百岁中国驻美国大使谢锋在康涅狄格州肯特郡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基辛表达了中方对基辛格博士百岁寿辰的声再祝贺。双方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谈中国际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5月27日是美关基辛格100岁生日。据央视新闻报道,百岁在百岁生日前夕他接受媒体采访,基辛表达了对目前中美关系的声再关切,呼吁美国在对外政策中避免过度对抗和冷战思维,谈中强调了对话、美关合作和平衡的百岁重要性。

  基辛格认为,基辛美国应避免将中国视为永久敌对关系,声再并认为这种对抗的谈中做法可能导致双方陷入无休止的对抗,无法实现期望的美关目标。

  今日,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推荐一篇文章,是基辛格《论中国》十周年纪念版的序言,论述他对中美关系的历史症结和未来走向的思考,全文如下——

  50年前我首次访华时,对周恩来总理说:“很多来过中国的人都认为,中国是一个美丽而又神秘的国度。”周恩来告诉我:“等你了解了中国后,就不会觉得它神秘了。”半个世纪的研究、访问和会谈验证了周恩来的这句话。

  然而一个悖论是,最初的模糊变得清晰时,巨大的谜团又显露出新的复杂因素。中美关系一向如此。

基辛格 图源:视觉中国

  中国与欧洲以及从欧洲分化出来的美国在世界秩序观念上存在差异,其根源之一是各自面临的生存威胁的不同起源。中国在5000年的历史中始终是亚洲的最大实体,它面临的挑战常常源自内部而不是外部。王朝多亡于内战而不是亡于外侵,兵戈多起于内乱而不是起于边祸。因此,中国更侧重预防国家分裂,确保主权和稳定,而不多虑周边邻国的图谋。

  与中国截然相反,欧洲是由一批实力和势力强大的国家构成的。这始终是欧洲政治沿革和战略演变的根本特征。当年西班牙和德国的经济状况引起了英国的注意,因为两国的经济预示了日后两国的海军能力。法国竭力维持中欧的分裂,因为一个统一的中欧或许会让法国俯首称臣。不仅如此,一国领导人需要了解另一国国内正在孕育萌生哪些新思想。无论一国是奉行民族至上、劳动者至上还是君主至上,抨击或宣扬这一原则都会对他国国内架构的合法性产生影响。因此,欧洲大国会仔细留意邻国的行动和思想。

  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分歧常常源于双方历史和观念的差异。中国从主权和稳定的角度审视诸如人权这样的问题,而美国则从袭自欧洲和启蒙运动的普世价值角度诠释这些问题。中国坚信,“中央王国”的传统文化和政治举世无双,因此它的内政不容外人说三道四。美国则认为,国际法则——“普世的”和“客观的”法则——应适用于所有国家,无论国家大小或历史短长。中国以历史为准绳,美国以法律为准绳。

  本书出版以来,以上分歧以及两国公众舆论的分野进一步加深。中国人越来越认为美国处心积虑地要遏制它,美国人越来越把中国视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一手构建的国际体系的反对者。双方的信念逐渐造成随后的现实。美国为加强自己在亚洲的地位采取的任何行动,都被中国视为是针对自己的。与此同时,中国采取的任何步骤,凡是美国不赞成的,都被美国视为是对世界秩序的挑战。于是,美国和中国沿着一条冲突道路走下去。我在本书后记中曾对此做过阐述并发出了警示。

  然而,中美之间的冲突并不是命中注定的,也不是双方乐见的。在核武器和高科技时代,中美两国兵戎相见的代价与战胜果实的大小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与此同时,当今世界面临着一些不可避免的共同战略目标,比如缓解气候变化、防止核扩散、管理人工智能的演变。后者也许是自印刷媒体问世以来人类认知面临的最大挑战。

  外交政策是可能的艺术。10年前,我对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建立“战略互信”的可能性进行了思考。这也许依然是一个长远的愿望,但现在就应着手为两国的战略互信奠定基础。对各自核心利益的共同理解和持续的对话构成了这一基础。

  2022年11月,中美两国元首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会晤朝着这一目标迈出了建设性一步。关心中美关系的美国人和中国人应为实现这一目标而努力。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