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歌迷大战黄牛党,最后的倔强?-凯时尊龙

百科

五月天歌迷大战黄牛党,最后的倔强?

时间:2010-12-5 17:23:32  作者:百科   来源:知识  查看:  评论:0
内容摘要:  五月天的歌迷,近日感觉到智商和情怀被双重“侮辱”了。  5月5日,五月天官方宣布,将于5月底至6月初重返北京“鸟巢”国家体育场),进行为期两周共计6场演唱会。主办方宣布将在5月9日于大麦网等三家票

  五月天的月天歌迷,近日感觉到智商和情怀被双重“侮辱”了。歌迷

  5月5日,大战党最五月天官方宣布,黄牛后将于5月底至6月初重返北京“鸟巢”(国家体育场),倔强进行为期两周共计6场演唱会。月天主办方宣布将在5月9日于大麦网等三家票务平台发售演唱会门票。歌迷

  5月9日,大战党最五月天的黄牛后歌迷们摩拳擦掌,准时坐在电脑前或者拿出手机,倔强但在门票被释放后的月天区区5秒钟的工夫,多个平台约30万张门票被“秒杀”。歌迷

  与此同时,大战党最不少电商、黄牛后二手商品交易平台上,倔强黄牛群体正在兜售超高溢价的门票,较票面价格普遍达到翻倍的水平。如此怪象,让“五月天抢票”“谁抢到了五月天门票”“五月天演唱会嘉宾”等热搜词条持续霸屏。

  五月天粉丝质疑主办方与黄牛勾结,还对黄牛放出狠话:宁在鸟巢门口站,也不能让黄牛赚!

  他们与黄牛的较量,能成功吗?

五月天官宣将在北京鸟巢举行演唱会 图/五月天官方微博

  谜一样的门票

  五月天歌迷与黄牛的矛盾,早在5月9日演唱会门票正式发售前就种下了。

  据悉,五月天在全国拥有“五月天吧”“纯真mayday”“mayday五月天任意门”三个较大规模的粉丝团,而每次五月天在中国大陆境内举办演唱会,这三大粉丝团都会进行集资团体购票,简称“团票”。

  多年来,“团票”已形成传统,具体购票方式是:粉丝团中由“粉丝负责人”出面与主办方提前沟通,主办方提前预留一部分票给粉丝团进行集资团购。在三大粉丝团内部,也提前设置“门槛”,即需要通过答题考试才有资格购买。

  按照五月天粉丝团与主办方的“君子协定”,粉丝团“团票”会按票面原价买入,即便因故不能来到现场,转让也必须原价转让。

  可5月6日傍晚“团票”交易的时候,五月天粉丝团发现平台后台出现了大量“毫秒”级的异常订单,疑似有黄牛混进了粉丝团进行抢票,一些二手交易平台同步出现了“五月天团票代拍”的商品。

  究竟是黄牛消息灵通主动介入抢夺团票,还是主办方与黄牛“里应外合”?显然阴谋论更有市场,五月天粉丝团成员明显更愿意相信后者,即团票因利益问题被倒卖给黄牛。

  一怒之下,粉丝团将异常订单的截图直接晒到了互联网上,并对“五月天团票代拍”进行举报。

  最后,三大粉丝团的团票活动又被主办方宣布,因“不可抗力”取消,已经购票的资金全部原路退款。五月天粉丝间传闻,是因为黄牛介入不成恼羞成怒,举报粉丝团进行“非法集资”。

  团票取消后,部分五月天歌迷认为5月9日演唱会门票开售后,自己依然还能抢到。

  但最终的结果令人瞠目结舌:所有粉丝眼皮下的电脑浏览器和手机app页面,门票库存直接“秒没”。

  “几乎所有门票的票价是翻倍涨价,很夸张。”一位五月天歌迷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溢价不算特高,我觉得合理的话,也能接受,但没想到这次黄牛票价如此离谱,我决定不当‘冤大头’了。”

  对此,没抢到票的五月天粉丝愤怒地把矛头直指演唱会主办方华乐非凡。有歌迷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当我们傻子吗?潜规则谁不懂呀?主办方应该没有售出所有的票,就是为了造势,且给二级市场黄牛加价留空间嘛!”

  5月13日,华乐非凡进行了回应:“为响应北京市严打黄牛高价炒票的要求,在有关部门的严格监督下,我司将全部可售票分配至大麦、纷玩岛、猫眼三家官方授权票务平台公开销售。今年五月天演唱会热度较高,抢票人数众多。在此,主办方愿与歌迷朋友们一起努力,呼吁坚决抵制黄牛票,规范市场环境。”

华乐非凡回应与黄牛“合谋”质疑 图/华乐非凡官方微博截图

  快不过黄牛的外挂

  粉丝买不到票的“乱象”,究竟是黄牛主导,还是主办方与黄牛“合伙演戏”?

  中国新闻周刊向多位演出市场的业内人士了解情况,一位大麦网工作人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严谨地说,只能说主办方的确有与黄牛合谋制造热度的动机,但很难有实锤。毕竟,任何一个主办方都乐见自己的项目、商品产生热度,一票难求。事实上一些球鞋、白酒、手机、潮流玩偶等商家在出新品、限量款时,也可能会私下里找‘听话’的黄牛‘打配合’,在用这种方式持续维持市场热度。”

  “但参照这次团票以及后来公开购票发生的‘秒杀’情况看,我更倾向于是黄牛过于‘猖獗’导致的。因为五月天这样的演唱会门票,是全国各路黄牛公开可以预见,一定会大热的演唱会,现在非法的外挂技术也很先进。”

  社交媒体上,很多五月天歌迷分享自己的抢票失败经历。很多人根本都进入不了付款界面,就直接败下阵来。有人号召了自己亲朋好友共计超过10人一起参与上、下半场抢票,最终只幸运地捡漏1张。

  黄牛现在运用的抢票技术究竟有多高级?中国新闻周刊又咨询了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公司的开发工程师。

  一位腾讯云计算的程序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目前很多黄牛票贩子购买使用的外挂软件,稍有点能力基础的互联网行业程序员,自己研究几天都可以写出来,难度非常低,而且十多年前就开始使用了。黄牛用这种软件刷单,可以几毫秒搞定,人类的手速远远达不到。”

  该程序员介绍:“票务平台后台维护运营的程序员,绝对是可以用肉眼看出异常的。比如说,每个ip地址若干秒内提交需求的次数,就是监测指标。当然,平台有策略,外挂有攻略。如果平台设置的是5秒钟内点击10次就会被视为机刷行为,那黄牛使用外挂在5秒内点9次,然后再等一等,就可以绕过平台监管。而五月天这次抢票,有大量毫秒级订单,明显是用了外挂,抢不到很正常。”

  多位程序员都提出,平台方面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技术角度,都没有动力打击黄牛。“平台的首要目标也是票卖得火,这样就可以盈利。所以无论是每个歌迷很自由公平地下单,或者是一些票贩子全部扫光再去倒卖,对于平台都是一样的。所以,平台本质上没有义务去防止人刷单,但是道德上如果不防会被认为不公平。另外,外挂最终也用的是平台接口,平台如果为了打击黄牛去做防刷技术,其实也是有成本的,而且没有额外收益,所以没有动力。”

  几位程序员还提到,如果真的要打击黄牛,只能是由平台来提供证据链,但是证据链凑得完整并不容易。

五月天演唱会门票被一抢而空 图/大麦网移动端

  “不少黄牛做抢票生意,一方面可以自己通过一些小恩小惠,拿到很多身份证去票务平台开号,也可以组织大量人力去抢,无论谁抢,其账户都会配上外挂。即便平台后台发现了很多速度异常的订单,最多只能锁定这些身份证的对应人士,很难追到黄牛本人身上。除非,黄牛用少数的集中账户进行大额交易,相对容易锁定目标。而现在,很多票务平台是可以使用信贷平台来进行付款的,付款主体可能会很分散,所以异常订单找出来容易,但查账查到黄牛身上不那么容易。”

  稍有资源的强势黄牛拿到票之后,除了卖给甘愿付出溢价的消费者,还可能将票加价转手给下线的“小黄牛”。此后,小黄牛再以高于入手价的溢价卖给消费者,吃一层差价。而经过层层转手加价,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就是天价门票。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2条第三款的规定,伪造、变造、倒卖文艺演出票、入场券或者其他有价票证、凭证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1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并处500元以下罚款。”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李泓轩表示,“另外,黄牛抢票的外挂软件具有非法在计算机信息系统中构建异常数据的可能,涉嫌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就社会危害性而言,囤积演唱会门票的危害性相对较低。对比之下,一些知名医院医生挂号被黄牛囤积,使病患就医成本和门槛大幅提高,甚至危及病患的健康,更具社会危害性,此类情形更应入刑。”

  人、身份证、人脸识别“三合一”能对抗黄牛么?

  据美团、大众点评网的数据,5月底、6月初五月天演唱会期间,北京全城的住宿预订量较2019年同期增长约300%。其中,“鸟巢”周边5公里的住宿预订量上涨2400%。不少声音认为,这样的“外围数据”也印证热度持续上升,导致黄牛非常有信心票价持续坚挺。

  另外一面,则是五月天粉丝们,尤其是“死忠粉”坚定不当“冤大头”,他们坚信:黄牛们不敢过度控票,最后导致空场砸在手里,黄牛和主办方、票务公司都受不了。

  一位五月天歌迷已经暂且放弃去鸟巢看演出的打算,他用“炒股”对中国新闻周刊打比方:“就现在而言,假如将五月天门票视为股票,黄牛一方是多方,我们粉丝群体是空方。但多空交战,我感觉粉丝的力量还是弱了一些。毕竟专业的黄牛因为‘有组织、有纪律’,常年严密监控价格走势,且有一定资金实力控盘,但粉丝基本是单打独斗的‘散户’,很难撼动大盘。粉丝团的成员全体都坚定不溢价买票,就有一定难度。另外,只要有不是粉丝团的路人粉持续踊跃买票,价格就跌不下来。”

  “除非,黄牛囤的票直到演唱会前依然有大量没有转手,票价才有降下来的可能。那个时候我再准备看看,如果有合适的价格就捡漏吧。”

  事实上,令人反感的黄牛,已经被各方面盯上了。

  今年4月,文旅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演出市场管理规范演出市场秩序的通知》,指出要切实规范演出票务市场秩序,面向市场公开销售的营业性演出门票数量,不得低于核准观众数量的70%;对在票务经营中发现有炒票问题或可能造成不良影响的,应当及时约谈演出举办单位和演出票务经营单位,督促整改。

  4月至6月,北京多部门联合开展打击“黄牛”专项整治工作。4月29日和5月13日,在韩红演唱会和任贤齐演唱会开始前夕,文旅、公安、文化执法等部门联合行动,通过核验演出资质和审批文件抓捕非法倒票扰序人员共20人。

  业界中,一些演唱会主办方也已经在制度、策略层面有所行动。

  此前,刘若英演唱会官方在开始售票前明确表示,“实行实名制购票实名制入场,不得转赠转售。”后来,由于很多观众系“首次参与实名制购票,对实名制购票规则了解不深入”,主办方特地在5月7日开放了12个小时的“退票时段”,比较人性化。

  因为门票转赠权益是黄牛赚钱的“窗口期”和“生命线”,目前几乎所有的演唱会电子票,都只有一次转赠机会。官方不允许转赠,黄牛提前抢票则失去意义。

  而张信哲演唱会的主办方,则是“玩”了黄牛一把。最初,张信哲演唱会公布实行“强实名”购票规则。即想要入场,必须购票人、购票人身份证、人脸识别“三合一”,但最初并没有说明能否转赠,因此很多黄牛不敢贸然囤票。待到售票进行了一段时间后,主办方突然公布可开放一次转赠,气得黄牛够呛。

张信哲演唱会实行“强实名”入场 图/大麦网移动端

  5月14日,大麦网对外公开回应,针对“黄牛”炒高价的情况,此次五月天演唱会采取实名制购票,实名制入场,现场需要持购票时填写的观演人身份证入场。另外,演出前48小时停止转赠门票,且受赠用户针对所售赠门票不能再次进行转赠。

  业界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五月天演唱会依然属于“伪强实名”。绑定身份信息,进场刷身份证,但不用刷脸,黄牛依然“有空子可钻”。“理论上,黄牛可以先用一批身份证买完票,然后将这些身份证带到现场。开演前,把每张身份证原件给到买家刷证入场,等结束后再归还。”

  不少业内人士判断,模糊转让规则,推出“限时退票”模式,或许会成为今后演唱会票务的主流常态。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网站地图